网站公告:
厦门鑫驰物流是一家专业从事厦门到北京北京物流、厦门到北京北京运输公司、厦门到北京北京搬家的物流专线公司,价格合理、费用全程透明,鑫驰物流以货为上,用心呵护,以客为尊,助力成功。相信一次合作,终生朋友!鑫驰物流北京北京运输专线期待您的咨询。24小时服务热线:0592-5655754 …
服务热线:0592-5655754
服务项目Category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0592-5655754
手机:
15859585456
电话:
0592-5655754
邮箱:
1303935176@qq.com
地址:
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1299号,高崎货运枢纽中心
物流资讯
不搬家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败家 | 北京搬家故事
添加时间:2018-08-14 15:56 来源:Xmwuliu.cn 作者:厦门鑫驰物流
我们养了一只狗,一只猫。我想给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。
 
“要说我来北京这五年,我最大的收获是啥。那真的就是遇到我媳妇。北京这个城市对我来讲,是谋生,是机会,是钱。但最大的意义是我遇到了我的爱情。”李超坐在天通苑四区烤场串店里,和刚来北京的表弟夸夸其谈。
 
这是李超逢人就必讲的话,他是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。悲观主义的是对人生和现实的无奈,乐观的是对爱情无限的热情和纯真的依赖。
 
 
 
2012年夏天,兰州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李超来到了北京。学校给他安排了工作,在一个郊区的汽车工厂里做汽车维修工,供吃供住,月薪1500。入职一个月,就赶上了7.21北京特大暴雨,他当时正骑着电动车回工厂,就几个小时的功夫,水就没过了电动车车筐,他推着电动车艰难的在水里穿行,然后他就遇到了他的女朋友--周微。
 
周微当时正在公交车上求助,大水淹没了公交车,她把头从公交车车窗里探出来,急切的喊着救命。消防员在一个个营救,李超把电动车推到台阶上,就跟着去帮忙,他抱着湿漉漉周微从公交车里出来,她很轻,趴在他肩上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 
 
 
每当回忆起这个情节,周微都会笑着说:“我和超哥是生死之交。”就这样两个陌生人从生死之交变成了朋友,又变成了情侣。
 
那会儿地铁2块钱,李超先坐一个公交然后坐2小时的地铁到了天宫院,和周微吃一顿她楼下的杨国福麻辣烫,喝上两瓶北冰洋,酒足饭饱以后在小区的长椅上晒太阳,这是属于他们心照不宣的小幸福。
 
后来天气冷了,李超和工厂商量不住宿舍,老板给了600块钱的住宿补贴。李超就和周微同居了,他始终记得第一次搬家的场景。他和周微在路边找了一个面包车,然后两个人把东西从楼上搬到楼下,然后又搬到了车里。面包车为了搬家方便把所有的座位都拆了,他们两个蹲在车上看着倒退的大兴,李超搂紧了周微。在她耳边轻轻的说:“宝宝,我会努力赚钱养你的。”
 
周微小鸟依人的躺在了李超怀里,脸上还是烫的。他们租住在了西二旗的唐家岭村,乔迁第一天,李超用老干妈给周微炒了一个土豆丝,两个人坐在不足10平米的隔断里相互依偎,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 
不足一年,唐家岭村就赶上了拆迁,李超带着周微又搬去了天通苑,这一次搬家,两个人兴高采烈的去龙德广场吃了一顿呷哺呷哺。周薇很高兴,终于从村子里搬到了城市里,告别了先坐摩的再做公交车去地铁站的生活。虽然,天通苑的早高峰人多的可怕。
 
 
 
李超一切顺利,从普通维修工转做了汽车销售,因为善于沟通和吃苦耐劳,月薪很快过了万。周微依然是个普通的办公室文员,最爱的事情就是下班和李超一起追美剧。呦吼,转眼,《冰与火之歌》已经追到了第七季。
 
北京日新月异,路边立着牌子搬家的面包车越来越少。手机上下载个app就可以轻松搬家,从最开始两个人徒手搬家,到后来两个人看着工人搬家。李超总会说,以后日子会更好的。
 
“她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我,陪我走过了我最艰难的时间。所以我会让她过上更好的日子。”李超时常这样提醒自己,尤其面对诱惑时。
 
搬家依然是主题,几乎一年一次。这次又得搬家,周微在大包小裹里有点失落,东西越来越多,搬家越来越麻烦。李超明白,是时候要给周微一个家了。
 
北京房价太高,李超和兄弟凑了钱,在河北固安先买一套。买房当天,李超让中介把房子的名字写了周薇。他看着她笑,仿佛看到了5年前一穷二白的自己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虽然不知道人到底要去哪儿,但至少要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发的。这大概就是那被烂俗着说了无数遍的,初心。
 
李超和周微两个人慢悠悠的骑着摩拜单车在街道上晃悠,天空很高,阳光很暖。李超停在麦当劳门口,照例买了一个甜筒,这是他们穷的时候养成的习惯,买一个甜筒两个人吃。周微笑嘻嘻的咬了冰激凌上边最大的一口,李超看着她笑。夏日的知了在耳边一声声的鸣叫,李超突然单膝下跪,动情的说:”微微嫁给我吧。从我第一次和你牵手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。你是我想一辈子照顾的人。你,愿意嫁给我吗?“,李超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。
 
”我愿意。“周微捂着嘴笑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原来觉得求婚要讲究地点,时间,后来才发现,求婚最重要的是,那个人是谁。
 
“要说我来北京这五年,我最大的收获是啥。那真的就是遇到我媳妇。北京这个城市对我来讲,是谋生,是机会,是钱。但最大的意义是我遇到了我的爱情。”
 
 
 
 
 
“如果我争气点,也不至于让他们年纪这么大了还在打工。”
“小刚啊,马连洼这一片都不让我们住了。我和你爸得去你那里挤一挤了。”陈刚接到妈妈的电话时,他正在煮方便面。
 
来北京三年,他住在东五环的一个小隔断里,房子不大,但是能放一张床,再加一个可折叠的床。他隔壁住着一个每天都换男朋友的女孩,夜里的声音总是让他心烦意乱。他也想过要逃离,而兜里仅存的钱却让他望而却步。来北京5年,他尝试着依然每天都写诗,诗歌是他逃离现实的方式。
 
 
 
“行,妈。”他挂了电话,虽然和父母都在北京,但他很少和父母沟通,也极少见面。长大以后发现和他们沟通越来越难。打个电话,无非就是,“吃饭了吗?”“吃了什么?”“到家了吗?”这些电话里俗套的寒暄。工作、失恋、搬家各种烦事儿,他们都帮不上什么忙,他也懒得说。
 
他嘴上不说,但他很多时候甚至会有点埋怨父母,没能给他创造一个好一点的家庭环境,让他可以不那么辛苦。
 
去接爸妈的路上,他眼看着父母居住的红色小楼被推土机碾压成碎片。轰隆隆的巨响和扬起的灰色烟雾,让他有种世界末日的恍惚。
 
 
 
爸妈行李很少,来了北京以后,他们极少买东西,虽然自己做饭,但只是在二手市场上买了一个电磁炉,爸妈说这都是为了搬家方便。两个行李箱,两个塑料脸盘就是父母所有的行李。辗转两个小时,父母随着陈刚终于到了家。
 
吃饭的时候,陈刚妈递给他一个用手绢包好的一个红色小本,他打开是本存折,他看到后边的5个0,很是惊讶。
 
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陈刚张大嘴看着爸妈。他妈夹起西红柿炒蛋里不多的一块儿最大的鸡蛋夹到了陈刚碗里。
 
“我和你爸这些年攒的。知道你没念上大学心里一直难过的慌。这个钱你就拿着想学习或者想干嘛就干嘛,我和你爸还有点钱,不能亏了你。”
 
“对。别亏了自己。”他爸拿起酒杯啜饮了一小口。
 
陈刚咬着嘴唇,把存折塞了回去。“我这个月送快递挣了不少,上学的事儿明年开春再说吧。”
 
这个晚上,隔壁的女孩的声音仍此起彼伏。月光透过窗户照在父母的床前,陈刚眨着眼睛看,渐渐地,眼睛模糊了。母亲的又多了一些白发,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发都剃光了。城市里,我们给陌生人微笑,为爱的人投怀送抱,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理想,却给最初给了我们生命的人最少的陪伴与照料。
 
父亲的呼噜声混杂着隔壁女孩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,但陈刚却睡的很稳,这是来北京三年里,睡的最安心的一个晚上。
 
 
 
 
 
不搬家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败家
“不搬家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败家。”张琳和室友刘欢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这样的感慨。
 
毕业3年,她们住在一起。北漂的生活一直很完美,除了每年要搬家。每年搬家的时候,两个女生就会在卧室客厅各个地方,发现很多完全买重了东西。
 
身体乳4瓶,护发乳3瓶,洗衣液的替换装几大袋。两个人看着一大堆东西面面相觑,怎么又这么多东西?上次明明记得都是用完了才买的。
 
3年里,两个人虽然各自有过男朋友,但到了27岁,还是单身一个人。所以两只单身狗互相慰藉的日子总是充满了欢乐,周末一起烫火锅,看话剧,偶尔去参加一两场相亲活动。
 
搬了2次家的她们,这次有了经验。在每个纸箱子上都标注了内含物品。“琳琳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刚搬完家都凌晨1点多了,然后你突然来了大姨妈哈哈哈。但是我们翻遍了所有的箱子找了半个小时才找到。哈哈哈”刘欢的笑声很魔性,气的张琳直接一脚踢到了她的屁股上。
 
“你妹的,所以这次都标清楚了。”刘欢拿起一罐罐红米绿豆燕麦往箱子里放。过了25岁,两个姑娘渐渐开始过上了养生生活。一罐罐密封罐里封存着各类的养生谷物。来北京3年,换了三次房子,这次的最匆忙,因为房东要卖掉房子给儿子在二环换一套。
 
两个姑娘和搬家师傅把所有的东西都运上车,夕阳已经只剩下半张脸。她们相视微笑,开始举办告别仪式。正对着单元门鞠一躬,然后挥手告别。回头,两个人和10号楼合了个影。
 
 
 
车里在放《十年》,“十年之前,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。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,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”刘欢跟着哼唱,张琳挪动着手机的瘦脸指针给刘欢的脸又缩了一圈,磨了皮,瘦了脸,放大了眼睛。恩,看上去两个人都很美了。
 
“又搬家了。感谢你一直在我身边。”张琳发了条朋友圈,附了一张刚刚P好的照片。
 
 
 
 
 
9年的时间不过是暂住,也只有暂住的人才会总是搬家。
周勇打开B站,在搜索历史上直接点击了“暴走大事件第五季”。点开才发现,列表空空,王尼玛的大头在不同的up主页上,而官方的up主已经没有了。
 
周勇叹了口气,关掉了页面,继续写代码。
 
2017年11月,这个月发生了很多事儿。大兴着火,岳麓书院,王尼玛的节目下架,还有,一起合租的有一哥们也要脱离组织了。
 
大学毕业,周勇和4个小伙伴一起来了北京,从事的都是IT行业。四个小伙伴刚开始合住在一个二居改成的4居里,五个男人过得其乐融融。后来老大有了女朋友搬了出去,老二换了工作有了员工宿舍,老三回了老家。如今只剩下他和老五,而老五也找到了女朋友。工作这3年,身边的所有都在变,唯一不变的是,周勇一直是个单身狗。
 
有了三次搬家经历的他,提前在淘宝上买好了纸箱子。他收起刚来北京时,五个小伙子在天安门门口拍的一张合影。那会儿,他还梳着毛寸,笑起来还像个孩子。如今,他虽然头发比原来长了,却稀疏了很多。
 
 
 
对于周勇来讲,北京的意义就是每个月10号工资到账的短信。曾经还有友情,后来就渐渐地变成了一个赚钱的地方。还记得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,他看着窗外绽放的烟火,幻想着在这里生活,扎根,收获爱情。而今,2017年,9年,他似乎还是在原地,除了工资涨了几波。
 
收拾东西,看到了来北京办的《暂住证》,突然明白,9年的时间不过是暂住,也只有暂住的人才会总是搬家。突然内心有点酸涩,似乎无论呆多久,你也不会真正属于这座城市。
 
车装着满满登登的东西缓缓行驶着,几只流浪猫围在小区花边上吃着刚有人放下的猫粮。周勇有点累,靠着窗户,睡着了。
 
 
整顿后的北京,多了一些秩序,少了一些人群。很多人背着行李离开,很多人换了种方式生活,很多人仍在原地观望。
很多人,在思考。
 
北京,这座城市。到底意味着什么?
 
<end>
 
 
 
 
简书作者
- 大望路女司机 -
“ 我就是一拉活儿的。
微信公众号:大望路女司机。”
推 荐 阅 读
(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)
 
 
 
 
 
-简书-
国内优质创作社区
有志青年聚集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