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:
厦门鑫驰物流是一家专业从事厦门到北京北京物流、厦门到北京北京运输公司、厦门到北京北京搬家的物流专线公司,价格合理、费用全程透明,鑫驰物流以货为上,用心呵护,以客为尊,助力成功。相信一次合作,终生朋友!鑫驰物流北京北京运输专线期待您的咨询。24小时服务热线:0592-5655754 …
服务热线:0592-5655754
服务项目Category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0592-5655754
手机:
15859585456
电话:
0592-5655754
邮箱:
1303935176@qq.com
地址:
厦门市湖里区嘉禾路1299号,高崎货运枢纽中心
物流资讯
最近物流园频繁搬迁 北京卡车司机生意最近有点难
添加时间:2017-09-24 11:16 来源:Xmwuliu.cn 作者:厦门鑫驰物流

北京市近期对物流的整改力度很大,很多物流公司都搬来搬去,从朝阳搬到大兴,又从大兴搬到房山,最终可能要搬离北京。那么,为北京运输物资而忙得马不停蹄的卡车司机们,他们的生活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呢?

 

近日,第一商用车网偶遇卡车司机廖成功(化名)。廖成功开着一辆红色的江淮帅铃轻卡,端庄大气,记者不由自主被其吸引过去,并与廖成功攀谈。闲聊之中,记者发现,卡车司机们的生意,有些艰难。

 

 

两年前来北京  主要跑城市短途运输

 

“北京现在正集中清理散乱企业,物流(集散地)大都搬去了大兴,可是大兴也待不住,有些就搬去了房山,然而在房山也不可久留,最终这些物流公司恐怕都会搬离北京。”廖成功向记者透露道,因为物流市场的动荡不定,虽然目前运价在稳步上升,但是生意并不好做。

 

廖成功是河南驻马店人,两年前来到北京跑物流。

 

“我之前去工地干过建设,进厂做过工人,各个类型的工作做过不少,但是从没开过车。两年前经朋友介绍,我入了这一行,来到北京跑物流。”

 

对于这份工作,廖成功觉得,虽然辛苦,但是自由,工资相对也更高一些。但是,如今物流集散地搬来搬去,生意也少了许多,“与去年相比,今年确实是差了一些”。

 

现在,廖成功主要跑北京市内以及相邻地区的短途物流,运距一般在百公里以内,基本当天来回。“我运的货物种类很多,基本上除了危化品,什么都有。这些货物一般只在北京市内配送,里程不超过一百公里。远一些的运到密云,再远一点儿就到天津、河北,这样一个来回就二、三百公里。”

 

作为廖成功日常运输的必备助手,他的这辆江淮帅铃一次可运输三到四吨货物,这些货物可以在一个小时左右卸完,但是,有些时候一辆车上拉的货物不止是给一家客户配送,所以就要多跑一些地方,卸货时间也会长一些。其实,卸货以及开车的时间都不算太长,在廖成功看来,真正浪费时间的是堵车。“北京五环堵车的时候比不堵车的时候要多得多,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,有时候我回到家都到午夜了。如果不堵车的话,我的工作还能轻松许多。”

 

 

廖成功现在每天都要工作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。家人不在身边,开车又多是独处,这辆江淮帅铃便成为了廖成功最亲密的伙伴。那么,廖成功对这个朝夕相处两年的“老伙伴儿”作何评价呢?

 

 

既要舒适又要可靠  江淮帅铃是首选

 

舒适性,是廖成功最关注的方面。

 

因为经常堵车,在车上度过的时间就会更长,所以,车辆的舒适性对廖成功来说非常重要,而江淮帅铃也没有让他失望。“帅铃的驾驶室非常宽大,长时间坐在里面也不会让人觉得烦闷。座椅使用的材质很好,坐上去很舒服,而且座椅是可以调节角度的,这个设计非常人性化。当然,这也是因为驾驶室够大,才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调节座椅角度。”廖成功说道。另外,电动车门、车窗也让他觉得非常方便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这辆帅铃轻卡的娱乐性能也非常出色。廖成功喜欢听音乐,这款车自带的音响系统让他十分满意。休息时,他就可以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。

 

北京三面环山,在密云、怀柔等地,山路尤其多。不过,这些山路对廖成功以及他的帅铃来说,还构不成挑战。“这辆车很有劲,北京的这些山路爬起来都没什么挑战。”据了解,这辆江淮帅铃搭载的是潍柴的WP3 130马力发动机,排量为3L,最大扭矩达到350N·m,满足国五排放标准。

 

 

油耗方面,廖成功也给了他的帅铃一个“优秀”的评价。“每公里的油耗成本大约是0.8元。考虑到这款潍柴发动机排量有3L那么大,这个油耗水平很不错。”

 

除了舒适、强劲、经济等性能之外,江淮帅铃的可靠性也让廖成功眼前一亮。据介绍,帅铃的小毛病不多,他一般4、5个月才去做一次保养,无非是换一换机油,保一保轮胎。开车两年时间,他只去过一次江淮的4S店,这两年来也从未因车辆问题而耽误工作。

 

廖成功非常期待继续与他的帅铃轻卡朝发夕至,不过,因为北京物流集散地频繁搬迁,他们的未来也充满了不确定性。但是,廖成功的心态还是很积极的:“反正生意在哪我就去哪,物流搬到河北我就去河北工作,搬到天津就去天津工作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